王克大使在新冠肺炎疫情媒体见面会上的吹风和答问实录
2020/03/06

(3月5日09:00,使馆多功能厅)

各位媒体朋友:

  大家上午好!感谢大家参加今天的媒体见面会。去年12月,一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突如其来,把中国乃至世界带入了特殊的“抗疫时间”。疫情爆发后,我多次接受了在座多家媒体朋友的采访,通过你们让坦民众及时了解到疫情发展形势以及中方采取的防控措施。大家知道,当前中国疫情发展出现了很多积极转变、积极进展,与此同时,疫情在世界范围内呈现多国蔓延,加速扩散的态势。中国和世界的抗疫工作都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所以中国使馆在此时组织了这场记者见面会,我愿借这个机会向各位媒体朋友重点介绍以下几方面内容:一是前一阶段中方疫情防控的主要举措和重要成效,二是中方有效控制疫情,保障人民安全的根本原因,三是如何看待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我也愿意同各位就大家关心的问题进行交流。

  一、中国的抗疫工作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中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在中国大陆,疫病中心在湖北和武汉,但其他省市都有病例,总感染人数已超过80000人。中国政府和人民在习近平主席的坚强领导下,果断采取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举措,打响了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中方主要措施包括:

  一是严防死守重要关口,坚定“中国决心”。在疫情最危急的湖北和武汉,中国紧紧抓住“阻隔”和“救治”两个关键环节,一方面史无前例地对拥有1100多万人口的武汉采取了“封城”举措,并实施了最为严格的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尽一切努力隔绝传染源;另一方面,短时间内在湖北设立总床位6万多张、隔离点400多个,从全国调配330多支医疗队、超过4万名医务人员驰援湖北,解决了“一床难求”的困难,全面做到了“应隔尽隔、应收尽收、应检尽检、应治尽治”。除湖北外,全国所有省区市都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建立起了全面覆盖、不留死角的联防联控、群防群控体系,最大限度地减少了人员流动。

  二是争分夺秒抢占先机,彰显“中国速度”。中国只用一周时间就完成了病毒鉴定和测序,为开展试剂、疫苗和特效药研发赢得了宝贵时间。两周之内在武汉新建2座共有2600个床位、专门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的医院,并迅速将10余个体育馆、会展中心等改造成收纳轻症病患的方舱医院,为“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提供了条件。为缓解防护用品短缺,中国全力支持口罩企业增产扩能,当前中国口罩日产量突破1亿只,在一个月内实现了12倍增长:一家名叫“五菱“的中国汽车企业打出了“人民需要什么、五菱就造什么”的口号,仅用三天时间就自建了口罩生产线。

  三是科学防治技术驱动,体现“中国智慧”。人类同疾病较量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科学技术。中国以最快速度研制成功快速检测试剂盒,1个月内根据科研和临床结果七次更新诊疗方案。采取中西医结合治疗方式,推广利用康复患者血浆教治危重病人。前几日,习近平主席在北京考察了科研攻关工作,提出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关键要靠科技。目前中方正使用3种特效药进行临床试验,同步在5条技术线路上研发疫苗,灭活疫苗最快有望在4月开始临床试验。5G,人工智能、云计算、移动办公等前沿科技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运用大数据分析疫情严重地区人员流动,用人工智能技术筛查比对疑似发热人员,用无人机、机器人对公共区域消毒等。

  四是坚守国际抗疫一线,勇扛“中国担当”。面对疫情,中国没有临阵退缩,更没有逃避责任。中国本着对全人类负责的态度,取消了所有的出境旅游团,在全国所有离境口岸实行体温检测,要求出境的中国公民在目的地自觉隔离两周时间;同时一视同仁,像保障本国公民一样关照包括坦桑尼亚人在内的在华外国人士,让原籍国政府宽心,也避免了撤侨带来的输入性风险。我举个简单的例子,目前非洲共报告9例感染病例,但没有一例被证明是由中国输出的。

  此外,中国以公开、透明的方式同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社会开展合作,第一时间分享病毒全基因序列,每天通报疫情数据,积极配合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到中国武汉等地考察。在自身抗疫任务如此艰巨的情况下,中国还力所能及地向伊朗、韩国、日本、意大利、埃及等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国家提供物资和技术支持。中国在非盟层面同非洲疾控中心开展合作,支持ACDC增强检测、诊断、培训和应对病毒的能力;中国驻非洲各国大使与驻在国政府密切沟通,分享中国防控经验。

  通过上述一系列艰苦卓绝的努力,中国境内疫情呈现明显的稳定向好态势,每天都有鼓舞人心的积极信号。截至今天,全国每日新增病例较最高峰下降了90%以上,湖北省外的每日新增病例也有多日为个位数;累计治愈人数已超过5万人,占全部累计确诊病例60%以上,在武汉已有方舱医院因病人全部治愈出院而结束使命、“关门大吉”;全国病亡率也保持在3.7%的较低水平,湖北以外地区更低至0.8%,这都远远低于SARS、MERS、EBOLA、H1N1等大规模传染性疾病。我们给大家发放了关于疫情数据变化的材料,我就不一一介绍了,相信大家从这些变化曲线中能清楚看出,中国境内疫情正得到有力控制和缓解。

  二、抗疫取得积极成果的根本原因

  新冠病毒是一种全新的、传染性极强的病毒,有人形容,“中国就像在参加一场没有复习资料的大考”。但中国的应对速度之快、规模之大、措施之全、成效之好在世界上得到了广泛认可。很多坦桑尼亚朋友都问我,你们是如何完成这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

  前不久我在《公民报》和使馆网站、推特上发表了题为《中国赢得抗疫阻击战胜利靠的是制度优势》的文章,大家可以去仔细阅读。我想归纳起来有以下几条主要原因:一是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二是中国政府的强力干预,三是中国人民的自律和牺牲,四是科学有效的防控策略,五是公开透明的信息通报,六是共克时艰的国际合作。

  我还想强调的是,中国既全力以赴保障本国人民的安全和健康,也尽己所能控制疫情向外扩散,为世界抗疫争取了时间,提供了重要经验。国际社会也向中国提供了宝贵的道义和物质支持。170多个国家领导人和40多个国际和地区组织负责人向中国表示慰问和支持,数十个国家政府和人民伸出援助之手,各类物资源源不断运抵武汉。这些来自朋友的诚挚支持让中国人民更加充满信心和力量。作为中国的好兄弟好朋友,坦桑尼亚当然不会缺位。马古富力总统、卡布迪外长、前总理平达并代表前总理萨利姆等纷纷向中国领导人表达了支持,马古富力总统还对我说,只要中国兄弟有需要,我们可以随时派医生去中国参与抗疫。我每天都被坦桑朋友发来的真挚支持和祝福话语打动。

       三、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为抗疫采取的停工停产、交通管控等举措,民众居家隔离造成的市场需求锐减,都不可避免地对中国的经济社会造成了不小冲击,也对中国对外经贸合作带来了一定影响。但不管从体量结构还是发展趋势看,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疫情的冲击和影响是短期的、总体上是可控的。

  2003年中国遭遇“非典”后,经济很快恢复常态,当年仍实现了10%的GDP增长率,同2003年初的预期相差无几。十七年过去了,现在的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韧性强、潜力足、回旋余地大,抵御风险能力和自愈能力更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国际金融机构、经济学界纷纷给中国经济长期发展投下了“信任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表示,中国经济将在第二季度恢复正常,未来全球经济受影响的程度可能较小,持续时间可能较短。路透社最新调查显示,受访的40位亚太和欧美地区经济学家对中国经济前景总体乐观,认为中国经济第二季度就会迅速反弹。

  不久前,习近平主席主持召开了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社会经济发展工作部署会议,强调要在确保疫情防控到位的前提下,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并提出了精准复工复产等8项重要措施。目前,这些措施都在逐步实施并发挥效能。截至2月底,21个省份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复产率超过80%,中小企业复产率也稳步提升到30%以上;95%的大型连锁超市已经开业,品牌连锁便利店开业率也在80%以上。重点帮扶受冲击较大的中小微企业以及旅游、交通运输等行业的一系列支持政策也在陆续出台。此外,生物医药、人工智能、物联网,以及被称为“宅经济”的在线教育、远程办公、在线娱乐等新经济、新业态大放异彩,有望成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亮点。

  总之,随着疫情进一步控制和缓解,中国被暂时抑制的消费需求将集中释放,增长潜能将重新迸发,中国经济也将重回正轨,仍将是世界发展增长的“引擎”和“稳定锚”。

  各位朋友,

  虽然当前中国疫情防控向好形势愈加清晰,但在全球范围,疫情形势仍较严峻,已有72国出现确诊病例,一些国家面临着艰巨的考验。例如非洲在很长时间内都保持着“零感染”的记录,但在过去十天就有6个非洲国家先后出现确诊病例。这充分显示出病毒无国界、在疫情面前世界就是患难与共、相互依存的命运共同体。越来越多的国家意识到携手共抗病毒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前不久非盟成员国召开了卫生部长紧急会议,共同商讨防范和应对病毒威胁的方案对策。非洲国家防疫工作正在提速。

  正如我之前所提,中国在疫情爆发后始终公开、透明、负责地同国际社会开展合作。中国此前没有“自扫门前雪”,今后也不会独善其身。中国将在坚决做好自身防疫工作的同时,加强疫情防控的国际合作,继续和世卫组织和各国密切沟通、紧密协作、分享经验,进一步倡导国际社会以科学理性、公开透明的态度开展抗疫合作,并向其他出现疫情扩散和公共卫生体系较脆弱的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为维护全球公共卫生安全、构建人类公共卫生共同体贡献自己的力量。

  我还要特别强调,中国政府始终高度重视并积极推动中坦互利共赢合作,当前中国同坦援助、承包、投资等合作项目仍在顺利推进,两国在贸易、旅游方面合作因疫情受到一定影响,但这是暂时的。中国人常言,信心比黄金更重要。我相信,随着中国疫情的缓解和复工复产,双方合作将逐步恢复正常,中坦两国人民的友谊会在共同抗疫中进一步升华,变得更加深厚。

  我的吹风到此结束,下面请各位媒体朋友提问。

  Capital TV:中国在世界上经济领先、技术领先,为什么需要花这么长的时间来解决新冠肺炎病毒问题?

  王大使:我认为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是新冠肺炎病毒是一种新型病毒,与任何其他人类所经历过的病毒都不同。科学家和医生对这种病毒没有任何经验,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获得有效的药物和疫苗。他们必须从零开始进行研究,必须根据临床实验结果来改进诊疗方案,这都需要不短的时间。

  二是该病毒具有高度传染性,比SARS、MERS等都更具传染力,传染方式、途径也更复杂,所以医生建议避免密切接触,且经常洗手。在少数情况下还有无症状传播者。这些都为消灭病毒增加了难度。

  三是病毒爆发期间正值中国春节。春节是中国最大的节日,是亲朋好友举家团聚或出行游玩的时间,每年春节都约有3亿人次穿梭在中国各地。武汉作为湖北省省会,位于中国的中部地区,不仅有1100万本地居民,还有500万流动人员。

  公民报:其他国家可以从中国抗疫斗争中汲取哪些经验呢?

  王大使:刚才我推荐了我本周在《公民报》发表的文章,其中详细介绍了中国抗疫取得成效的根本原因和主要经验,我想强调其中的三点:

  一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通过强有力领导,采取必要措施,推动上下一心、全力以赴;二是14亿人民团结一致,湖北和武汉人民做出了巨大牺牲,其他地区的人民也支持配合政府举措。特别是中国的医务人员为此做出了突出贡献。已经有20多名医务人员为抗疫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中国将他们称为“逆行英雄”。正是有了他们的努力,我们高兴地看到已有5万多名患者病愈出院,剩余2万多名患者也积极救治中。三是政府对疫情公开透明。对于这种具有高传染性的疾病,掩盖将导致巨大灾难,只有及时准确发布信息才能使人们做好准备。“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这是我们在防控工作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经验。

  卫报:自COVID-19爆发以来,卡利亚库商贩(坦知名集市)在中国采购的货物运输滞运,这些人现在该怎么办?有的人已经关门歇业,中国什么时候会放行这批货物呢?

  王大使: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些相关文章和报道。正如我刚才所说,在过去一个月中,中国停工停产、物流运输受限,港口也受到影响,这对贸易造成冲击是不可避免的。但困难已经产生,我们必须积极面对。随着中国疫情形势进一步好转,生产、运输和港口都会不断恢复,情况将好转。请将此信息传递给卡利亚库的商人,告诉他们耐心等待,并与他们在中国的合作伙伴保持密切联系,跟进复工复产、货物通行情况,很快就会出现改变。

  大众报:目前武汉在读的400多名坦桑尼亚学生情况如何?

  王大使:我知道这是坦桑尼亚人特别是学生父母最关注的问题。在这里我再次重申,在中国的4000余名坦桑留学生,包括400多名武汉学生,他们都很安全。目前在他们当中没有任何疑似或确诊病例,学校为他们提供了饮食、防护用品等,并及时提供其他必要协助,他们的安全健康和日常生活都得到了保证。中国使馆也同坦桑尼亚政府就此保持密切沟通。我认为坦政府非常重视坦在华留学生,为他们提供了多方面支持。据我所知,坦政府已为在华留学生免费提供了口罩、消毒剂等,中国公司在运输方面提供了帮助。

  中国政府和人民将包括坦桑学生在内的世界各国在华留学生都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给予周到的关爱和照料。我们收到了一位坦在华留学生的文章,他目前正在同湖北相邻的湖南省学习。他非常详细地介绍了自己受到的各方面照顾,这篇文章已经在《卫报》上发表。

  随着武汉情况的不断好转,他们更应该关注学习,尤其是网络授课。

  我听说有极少数国家要从武汉撤离学生,说实话,我对此感到不解。目前,武汉疫情的积极面不断扩展,每天都有新变化、好消息,留在武汉是这些学生以及学生派出国最明智的选择。

  Capital TV:中国政府同国际社会开展何种程度的合作?

  王大使:过去一段时间,170多个国家领导人向中国表达了慰问和支持,我们深表感激。我们还收到了很多防护物资捐赠,如口罩、防护服等,都是一开始我们急缺的物资。一些国家和个人还向中国捐款。我们把这些物资都分配给了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和最需要的人。

  马古富力总统曾主动提出向中国派专业医生,一些坦医护人员也给我写信希赴华。中国对此十分感谢,目前我们医务人员数量充足,中国的疫情也在逐渐好转。

  但我们看到,目前病毒在全球呈现加速扩散的趋势。中国将在抓紧救治未愈患者、做好自身防控的同时,加强同世卫组织以及其他国家分享经验、开展合作。更重要的是,我们将在能力范围内,向疫情严重或防疫体系脆弱的国家提供帮助。我们已经同非盟、非洲疾控中心合作,支持非洲提高诊断测试能力。只要病毒还在,防控领域的合作就不会停止。

  专栏作家:有人说COVID-19是实验室制造并泄露出来的。政府是如何处理这类信息的?

  王大使:我认为这种说法不值一驳,因为它是个彻头彻尾的谣言,目的是抹黑中国政府和人民,这当然是我们不能接受的。我认为它也是一种病毒,叫信息病毒。

  病毒来源仍未最终确认。我不是科学家,无法给你专业的答案。但我相信科学,我认为科学家会在不久的将来给出答案。谣言比病毒本身更可怕,我们必须共同抵制这些谣言。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